“卖房炒股”已三年

作者: yangzhe1991 分类: 未分类 发布时间: 2020-07-25 03:43 ė 6没有评论

对于已经毕业7年的我来说,3年还不到一半,但确实第一次在一家公司干了三年这么久。三年前的这个时候,已经从小米离职准备入职小马。当时说自己是“卖房炒股”,如今连小米的“房子”都已经上市两年了,我入职时给的期权也已经拿了3/4,是非功过,自己还是可以回顾总结的。

这几年文章写的越来越少,唯一理由是懒。一些零散的思路通常就直接发在微博了。所以本文某些小部分内容可能是最近三年在微博中发过的。

有多少钱可以财务自由?

“六套以内都是刚需”不是玩笑话。精确计算的话,如果把买房收租当成退休后的现金获取手段,按天朝一线城市现在的租售比,每年开销的50倍就可以保证今后生活水平不下降了。如果房租涨幅高于物价(这几乎很可能会发生),生活水平还能更好。如果不是非要买一线的房子(毕竟还有限购),放宽到30倍应该也可以。但国外的房子可能不太行,因为发达国家的租金上涨没天朝这种发展中国家那么快,个别地区除外,比如湾区。所以日本房子租售比高不见得值得投资。

对于家庭税后年收入50万的一二线公司非高端码农家庭来说,如果不那么追求更高端的生活,大概两千万加一套自住房的价格其实就可以退休。但因为公司上市要20%-45%的税,所以其实手里的期权要5000万以上,当然如果按6套以内都是刚需算,父母都跟自己在一个城市住下来,再给孩子留,期权肯定要上亿才行了。这年头互联网公司上市能拿1000万税前期权的有不少,但能拿两三千万的就很少,能拿5000万的就更少了。

我说这么多并不是因为我有了这么多的期权,而是因为我还没有。

作为一个毕业之后就开始天天记账、在网易/豌豆荚/小米三家仔细想想就知道分别有什么特点的公司干过的码农,要说我对Pony最满意的点,说实话不是有多少技术牛的人、不是做到了别人做不到的自动驾驶技术,而是这家公司融到了很多钱,并且该花钱花钱、该省钱省钱。历史上有太多反面教材,有饿死的,更有撑死的。毕竟牛人多的创业公司很多,在技术或者产品上做的很好的创业公司也很多,都看着很有前途,但最重要的首先还是在能活下来。只有活下来,才有资格谈其他的,员工也只有待在一个能活下来的公司足够久,才能开始谈收益。这并不是单纯地站在资方还是劳方角度思考的屁股问题,而是在目前这个年代,劳方收益最大化的方式就是资本收益巨大,资方吃肉后能让劳方喝汤。

在最大化的收益是让自己变成一个小资方的前提下,当初的那套理论自然不那么能解释这个世界了。只有劳方完全无法变成资方的状态下,两者才开始有阶级对立的可能。说996是福报是很扯,但得到福报的人大都确实不在乎自己是不是996,怕的是自己996了还没福报。好在996既不是福报的充分条件,也不是必要条件,起码至少我们公司是双休,如果哪天发现得不到福报,也肯定不是因为双休。我一直觉得每天工作多久是次要的,但周末是否制度性强制上班很重要,996的核心不在于99,而在于6。当然人总是容易知足的,就像当初周末要上班的某公司员工因“好天气假”而开心,就像现在周末要上班的某公司员工会因为这周五放了“疫情假”而开心。人生艰难,开心就好。

作为一个对最近100多年历史很感兴趣的人,最近几年看的书很多都是讲民国、讲国共、讲建国后的。当然,有些书在大陆并不能出版,甚至豆瓣都找不到,无法标记自己读过,很不利于统计。之前有计划想把民国重镇都看一遍,前年在广州看了一些民国历史景点,去年去了台北和武汉,今年在上海连韩国流亡政府都去看了一眼(里面感觉全是韩国人)。今年本来想去重庆,疫情可能会推迟计划了。民国历史游感触最深的在武汉,一方面因为这里是27年国共分裂逼着共走向成功之路的关键节点,一方面也是因为武昌起义。武昌起义中,值得纪念的那些带头打响第一枪的人,如果不是烈士,后来在民国中也几乎没有人身居高位。早期得势的,要么是同盟会大佬,要么是北洋大佬。虽然对于辛亥革命来说,单纯看个人利益是很狭隘的。但毕竟我现在就是在做“人类出行革命”,这种革命当然是要看个人利益的。来晚了吃不到肉,但来太早可能不是先驱而是先烈,即使不是先烈可能也错过了在其他行业的风花雪月。历史的行程这种事情,非常准和比较准都可能差了几千万,更别说看不准了。当然只要自身地位高,如袁世凯,即使自己本身是被革命的队伍中的高层,也可以拥有谈判的筹码混进革命的队伍,不仅保命,还能当大总统。所以“早”不直接意味着利益,也不单纯是“巧”,更多的还是本身要有筹码,才能上谈判桌。只是对于没筹码的人,早和巧有更高的概率直接翻身。

三年前我不知道自动驾驶该怎么做,觉得有前途,并且感兴趣,就来了。如今我是知道了自动驾驶大概该怎么做,依然觉得有前途,也意识到这个东西确实不简单。但正是因为不简单,所以才称得上“革命”。自动驾驶是一个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都要有才能做成的事情,少了哪个的人都做不好。但一场革命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做的有多“好”,只需要足够多做得足够好的人,改变了大趋势,触发了历史的行程,更多人的命运也就改变了。相比于之前几家公司,这次也能算是参与掌握自己的命运吧。

这三年互联网行业总感觉变化不大,最大的变化可能是拼多多和短视频兴起,但也就是让两家公司变得比较大,让一家已经很大的公司变得更大。和刚毕业那几年一堆移动互联网公司做起来比,慢太多了。中国互联网即使是阿里腾讯这种公认的巨头,一年的利润也就100-200亿刀左右(主要是阿里今年净利润大涨,不然都是100),其他公司就没几个赚大钱的了,甚至能盈利就不错了。美帝能赚钱的公司就多了去了,号称最不愿意赚钱的亚马逊,净利润也有100亿刀。表面上是单个码农贡献利润有差距,本质上是因为美国互联网公司赚全世界的钱,而中国公司只赚中国这个发展中国家的钱。天朝码农的未来,主要看未来国际化业务做的如何,如果能输出过剩产能到海外并且真的做大了赚外国有钱人的钱才有未来。否则就是每年7%的剔除通胀GDP平均增幅又被海量大学生当分母给稀释了。在打败美帝公司赢得国际化业务之前,中国码农不可能不辛苦,何况中国其他行业更辛苦更穷。 以前的码农过得爽,主要是因为互联网还在吃增量,买了房又各种翻倍。现在互联网是存量,房住不炒,幸福的日子可能一去不复返了。

本文出自 杨肉的演讲台,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本文永久链接: https://yangzhe1991.org/blog/2020/07/%e5%8d%96%e6%88%bf%e7%82%92%e8%82%a1%e5%b7%b2%e4%b8%89%e5%b9%b4/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