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科技大学

作者: yangzhe1991 分类: “社论” 发布时间: 2011-06-05 00:59 ė 62条评论

有这么几条是要承认的:

高中前两年算学知识(无论学的是否有用,反正是学了),最后一年完全是为了高考浪费时间;

大学科研能力差一部分原因是行政化严重,过分追求党的领导及其扯淡的产物而不是真正的用科研说话;

社会环境是一个很看重文凭学历的环境,虽然社会也很看重能力。

这就是中国的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中若干很严重很显而易见的问题其中的三个,我觉得不难看出来。也正基于这几条以及其他的问题,南方科技大学诞生。而且其政策都非常有针对性——提前入学,远离高考,自授文凭,去行政化。

提前入学和脱离高考是相对应的,虽然有人总说什么经历高三才算完整、高三磨练人一类的话,但在我看来都相当于一个奴才在叫“打得好”——何必自受虐呢。当然,当初我本可以不高考然后主动寻求被虐的机会,然后果然被虐了,所以我从不否认我是个SB。还是那句话,所谓失败是成功之母全是失败之后说的,不知道成功还是失败之前谁会主动寻求失败呢?所以泯灭人性的高三(尤其是一些中学、一些省份)没有理由作为一个人成熟的必然要素,只能作为被毒害的青春的典型缩影而已。

至于自授文凭,其实就是毕业发了一个教育部查不到的毕业证而已。其实不难理解,人们总是更信任官方,就像我们更喜欢用被全国牙防组认证了的牙膏一样,我们也更爱去教育部认证了的大学。尤其是教育部很善解人意的给我们分了诸多档次,专科三二一本211985,就怕我们分不出三六九等。这并不是什么问题,问题的关键是这个认证标准是什么。现在的情况是,各个大学都一路货色——从宿舍食堂到学费都想尽办法捞钱,而这些钱并不全来用于教学和科研(高学费如果换来高质量我相信我们是可以理解的),以普及、拉动内需为幌子的扩招让捞钱更加明目张胆,教育产业化说它祸国殃民一点也不为过。

既然这个认证的决定因素并不是质量,何必还要这个实际上没什么用的东西呢?其实能理解,如果一切大学都是自授文凭而没有了所谓的认可,那么民办野鸡大学、扯淡大学会更多。所以教育部能对高校进行一定的规范。但我觉得这样的大学多了是好事情,因为多而乱,就这样能让人们无法通过毕业院校来决定一个人的能力等级,而是真正的看一个人如何。如果建立了一套严格的高校等级制度,又建立一套严格的高考选拔制度,那么不就是等着人用这个制度去衡量一个毕业生么?

最重要的永远是人,是个体。只不过没有任何一个天朝的大学能做到以人为本,哪怕以老师为本也做不到。只能做到以钱为本和以领导为本,还做的不够痛快总被骂。如果某个大学还是压迫学生但是对老师很好、对教授很好、形成一个很好的科研环境,那么也可以了。可是这怎么可能做到呢?

南科大的思路是,形成一个对学生很好的环境,无论是学习环境还是舆论的环境还是科研环境他们很可能都是目前为止大陆本科生最好的(硬件环境可能未必如一些有钱的大学)。当然大多数的大学都很难做到只招这么几个学生、又能搞来那么多院士、教授当他们的老师。但所有的学校都能做到一点,那就是减少扩招、提高质量,改进现有的课程体系和评价方式,少TM让学生当观众当苦力。南科大注定是奔着真正的世界一流去的,而其他的学校只要把目标满足于“对得起学生、老师和员工”就足够了。

世界一流肯定不是比谁讲课讲得好,更重要的还是科研。所以根据大学排名报本科的志愿就没有任何意义——正如东大自动化方面有几个牛逼的人然后曾经拿过一次第一就导致本科自动化专业分数线奇高这是很扯淡的——这还不考虑这大学排名是否足够合理。同样排名在几十名开外的根本就毫无科研能力科研排名又有什么意义呢?当然对于一个一流大学来说,其学生一定是更多的从事科研而非生产,但科研是一个很长远的事情,起码不能只靠建校招的这几个院士教授,而要靠他们真正培养出来的学生。只不过现在的情况看,这些学生毕业后似乎更可能还是去美国的名校而非“保研”,那么依然造成了人才的流失。如果这些甘愿当试验品的人继续愿意心甘情愿留在学校做科研,南科大的前途会更好。

去行政化是很多地方都提的,包括足球。实际上说句不好听的就是GCD管的太多了,又管不明白。不考虑政体,但说非政治方面牵扯了过多的政治,就注定会失败。就像当年明朝喜欢用宦官监督将军打仗一样。去行政化其实就是去GCD化。党指挥枪我们可以理解,但党指挥足球指挥科研算什么呢?当然学术自由的结果一定是民主诉求更大因此对GCD不利,所以他们也宁愿毛也研究不出来也坚决不能搞去行政化。不过我们也确实研究出来很多自主创新的东西了。不知道南科大有没有党委,45人的班级有没有团支书,如果有的话尤其是有团支书的话一定是个很好玩的事情,看他们会如何做。

其实南科大的目的、做法太容易理解了,几乎没有人会认为这么做不对,甚至可以说是“改掉这个明显而严重的问题最明显可行的方法”,问题是他是唯一一个做的。确实这样做有阻力,尤其是教育部的阻力,但我相信不会因此把朱清时给怎么样,只能说“你们来这念书没法考公务员”。同样,强制当观众、强制跳健美操选择拒绝也不会怎么样,但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抵制,甚至觉得号召他们抵制的人“不可理喻”。如果自己不去反抗,又拒绝反抗者的建议,有什么理由去抱怨呢?

本文出自 杨肉的演讲台,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本文永久链接: https://yangzhe1991.org/blog/2011/06/%e5%8d%97%e6%96%b9%e7%a7%91%e6%8a%80%e5%a4%a7%e5%ad%a6/

0

2条评论

  1. market 2011 年 6 月 6 日 15:44 回复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唯一的标准是市场的标准。可惜中国缺乏市场。
    http://fur.ly/5g3g

  2. wangshilong1991 2011 年 6 月 14 日 16:33 回复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必须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