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站的回忆

作者: yangzhe1991 分类: “社论” 发布时间: 2011-09-09 22:29 ė 61条评论

全文对事不对人。

广播喇叭似乎在当代社会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因为现在信息获取多元化了,自主性很强,没人会需要那个喇叭,因此有喇叭并且发声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些有权力放喇叭的人希望所有人听。或者说,本来就不是一个自愿听或不听的东西,其存在与否肯定也不是自愿的。

小学。

刚上学的孩子肯定是比较傻的,对各种事情都比较好奇。当初什么事情都听老师的,现在想来也很可怕。不久前北京一个国际小学一个国外教师请假由一个中国老师代课,课上那人说了一句“你们得听老师的”,谁料那些孩子马上起身去校长室投诉。然后校长警告那个老师再这么干可能被解雇一类的。虽然东西方文化有差异,但很多时候我觉得西方的更对,起码更讲“人性”。

当然那是题外话。小学我没记错的话,最开始的时候周一升旗后回教室会有一次广播,周四还有个“红领巾广播”。分工比较明确,周一是某个领导(那个貌似叫王夫的人霸占了话筒貌似好几年)讲话,因为小学也没什么成绩学习可言主要就是讲德育,当然德育这个名字比较扯淡,最近若干年才有,原来德育处叫政教处,这个名字比较贴切,因为这部门的老师就是负责如何让学生听话,因为听话的学生就是有素质的好学生。确实老师也会说过马路要小心不要被骗不要欺负同学一类的正确的价值观,但同时也会把各种有争议的价值观输出给孩子。当然现在看来都没啥意义因为除了个别人之外大家都不像小学生的那种思维了,有其实对社会。当然让干啥干啥这种好的习惯一直很难改变了,当然这是后话。总之怎么都对的话里夹杂着不一定对的话,于是这些话的意义就大打折扣了。更何况这些话之后还是有人既不是老一辈的好孩子还是新时期的正常孩子,完全就是扰乱社会的,因此说了似乎跟没说一样。

好像又跑题了。。反正周一是训话,周四的红领巾广播在低年级的时候是个专题节目,一群大哥哥大姐姐讲故事讲笑话逗得我们很开心。不过忘了到了什么时候这类节目就没了,到后来学生的声音也没了,就剩下跟周一主题完全一样的训话了。将近10年前的事情,记不清了,但总体脉络不会错的。

初中。

没记错的话初中没有靠谱的所谓广播站也没有什么广播节目,广播响的话75%+是我们班主任在以德育副主任的身份讲话。当然还是德育,当然主题还是部分德+部分政教。最后的结果是该是好学生的是好学生,该RP爆发的中考RP爆发,该不念的不念,该跟老师打起来的跟老师打起来。最牛逼的是当年几个人在初三分校教学楼对面那个居民区里一起搞喊“DWDW CNM”,DW是我们班主任的名字,CNM都明白。最后这事也不了了之,该拿毕业证的都有毕业证了。

这就是广播喇叭德育三年的结果。

高中。

本高一大特色就是什么都有但什么都等于没有。比如学生会啊啥的,严格你要是去查真TM有,但你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这么个事情。除了高考什么真都是浮云。唯一不浮云的似乎就是广播站,因为强行插入就有了深刻的存在感。强行你懂吗?插入你懂吗?好在我们没怀孕。广播站节目似乎就是每天下午间食的时间放歌念故事。放的歌都算比较流行不过我确实没怎么听过,但整天放那几个时间长了我就记住旋律甚至能记住部分歌词了,然后一问别人这歌谁唱的叫啥,问个三五次也就算知道这首歌了。广播站的人有几个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似乎至少有6个,因为他们很正经的分出了周123456版,然后每个人负责一天。于是我们每天就是一边吃东西一边听歌,到他们那就跟终于见到亲人了一样跟我们打招呼“HI大家好,又到了周X,XXXX的时间,一周不见XXXXXXXXX……”。天天一样的东西,我们还管你叫啥在周几啊……当然他们不这么觉得,他们就觉得这机会很难得一定要把自己觉得最好笑的笑话讲给大家,于是有一次我印象很深一个女生讲一个反正我没笑的笑话讲一半她自己笑得讲不下去了……然后他们觉得机会难得一定要把自己觉得最有价值的新闻播出来,于是一个男生很正经的把朝日新闻读成了“chao ri”……

高中还有一个比较蛋疼的是貌似每个月一次的“美丽人生讲座”,貌似那是除了领导要讲话之外唯一一个不让我们学习的时间。每次一下午。因为间隔特别长没人去算周期,我们也从没有遇见性。经常是下午第一节不想写作业自己做点题然后第二节开始美丽我们的人生,然后我们每个人都感慨今天的作业MLGBD写不完了。所谓美丽人生,讲的当然都是真假虚实五五开,一个故事一段升华的读者体,反正我一直不知道那玩意有毛意义。毕业之后我终于明白学校在下多大一盘棋——这年头高考作文不久推崇读者体么,这是让我们锻炼作文能力啊!!可惜等我明白的时候已经晚了,要是当初好好美丽一下自己的人生,作文多写哪怕一分,人生也许大概可能似乎就真的会稍微美丽一点了。、

大学。

教师没有喇叭,挺好。

寝室没有喇叭,挺好。

喇叭居然装大街上……

每天早7点新闻纵横神马的这玩意老大声在放,我非常同情二舍的孩子。中午刚下课是the Noise of Northeastern University的主要时间,然后晚上5点半还有。如果是夏天而且有课而且在姨夫楼的阶梯教师那个南侧基本课就没法上了。节目我从来没听过,可以肯定也是分什么周几组,然后我们每天想“今天又来了”,而他们想“今天终于到我了”。于是几个热脸贴在上万人的XXX上是必然的。节目内容我不敢说像高中那么蛋疼因为我没听没发言权,但中午的那个新闻比较无聊是肯定的,最好玩的是每天中午都要拨全国主要城市天气预报,不知道除了沈阳之外的天气对我们有啥意义。所以这算我对NNEU的唯一建议吧。

因为我认识不少前、现、将来广播站的人咱也不想说太多得罪少数人大多数人还未必当回事的话。但我觉得,不管怎样一部分人的幸福是不应该建立在其补集的痛苦上的。一个组织、团队、政党都是如此。反正我别的大学就认识个在北大广播站干活的。别的不说,就凭人家是FM收音机谁爱听谁听而不是NNEU,我就敢说北大是个值得人们向往的地方,起码是相对的。

说到底,其实这个喇叭有没有必要存在,是个可以讨论的东西。甚至以后辩论比赛题目可以 弄个“学校广播是否应该在街上播放强制收听”。但可以肯定的是,靠这个做政治教育和宣传,毫无意义。

本文出自 杨肉的演讲台,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本文永久链接: https://yangzhe1991.org/blog/2011/09/%e5%b9%bf%e6%92%ad%e7%ab%99%e7%9a%84%e5%9b%9e%e5%bf%86/

0

一条评论

  1. Jav 2011 年 9 月 10 日 09:49 回复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我觉得这没争议就是噪音了,吉利大学也有,躲寝室里也听得见,忒烦 :mrgreen:

Jav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Ɣ回顶部